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» 交流平台» 七十年铸就的信仰

七十年铸就的信仰

2016年展示正能量活动征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十年铸就的信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涂璋
     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,九十年前,我的父亲涂茅若基于信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七十年前我开始信仰共产主义,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     我父亲1926年在江津中学读书时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,笃信共产主义,由童庸生(重庆地下党创始之一)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之后在江津、巴县一带大搞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。1927年革命陷入低潮。国民党反动派大势抓捕屠杀革命党人。当时登报、登照片通揖我父亲。1931年党组织决定派我父亲到北平(今北京),在北师大以学生身份继续为党工作。为地下党学生党支部书记。九一八后我父亲公开身份为“反帝大同盟主席”。当时在北平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爱国运动,震惊了国民党中央,于是出动了军警宪特疯狂镇压。.我父亲最终被捕入狱,后被害死于狱中。
       父亲离开我时,我才出世两个多月,当然不能记忆和理解。可是社会却给了心灵的刻印。当时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有人指指撮撮地说“那就是共匪△△△的囡”,指我妈妈是“共匪△△△的婆孃”。因此可以说在我还不认识“共产党”三个字,更不懂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时候,在我的心中就刻上了“我爹是共产党”的印记了。
       1946年我15岁,因病休学在家。当时我七叔涂巨斌因受我父亲的影响,作为共产党员他把我家作为地下党活动的据点(2008年5月12日重庆晚报登载市委党史研究室认定我家为红色革命遗址)我就有条件参加他们的一些活动,如学习、讨论一些进步书文、新华日报等。从中我感受他们有一种崇高的理想,有一种伟大的信仰和追求。我也开始有了朦胧的共产主义信念。我就跟七叔说我要参加他们的组织。七叔说:“你还小(十五岁),长大了来。”他们没有接受我,但从此他们就着意地培养我了。
       1949年12月初,重庆刚解放,我就赶紧回到家乡——巴县福寿乡,去迎接解放军。以后就在家乡参加了工作。
       1950年我正式写了入党申请书,但被告诉:1、还没有公开建党;2、青年入党必须是共青团员,因此你要先入了团,才能入党。就这样退回了入党申请书,申请加入了共青团。
       1952年我调巴县县政府机关工作。第一批建党时就把我列为培养对象,我自己也积极争取,努力工作,见困难就上,见荣誉就让,组织对我的评价也不错。可是这一批批准入党的人却没有我。机关党支部书记赵立三同志对我说:“你主要是家庭和社会关系问题(地主家庭、父亲下落不明、还有亲戚去了台湾)不能入党”,还叫我要理解,准备作一个党外的布尔什维克。我急得哭了,觉得失去了我一直追求的信仰,像判了我死刑一样痛苦。我又跑去找到赵立三同志,问他“那我死了以后能不能追认我是共产党员呢?”我哭了,他却笑着说:“以后再说吧”。后来同志们取笑我,说我真傻,生前都不能入党,还想死后追认。我认为他们都不懂我。
       以后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,但我一直以我对党的信仰修炼自己。文化大革命中我虽然因家庭、社会关系以及一些捏造问题,受尽了磨难,几乎家破人亡。可是我始终相信无论如何还是要共产党才能扼止这场灾难,只有共产党才能拯救中国。因此1979年我调到西南政法学院(今西南政法大学)后,继续要求入党。1982年经过党组织对我的审查,接受了我的入党申请。
       特别值得庆幸的是12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给了我父亲“革命烈士证明书”。这是我盼了八十多年的结论呀!
       光阴荏苒,烈士的英灵已引领我70多年铸就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。余生尚存,初心不改,愿国昌盛,愿党辉煌,子孙万代,幸福安康。